今天的政治學導論

老師在扯兩岸問題

説到最近沸沸揚揚的入聯案

很中肯,我得老實說他說的對

台灣根本不可能加入聯合國,至少未來二十年不可能

現在所行之事僅是無奈的白費功夫罷了

我就把手撐在桌上,發呆

老師突然點我問我台灣有沒有可能獨立

看了看四周...叫我嗎?

我大概知道老師要說的

不過不違背自己的良心下我還是點頭說:有可能

師:嗯,嗯,不過其實是不太可能噢~

然後繼續他的一些以商促統以及一些似是而非的國際現實

還有些半吊子的軍事以及族群見解

我聽著聽著不禁悲從中來

心情愈發沉重

台灣人上輩子(如果有上輩子)是造了什麼孽

同樣是個小島,紐西蘭跟澳大利亞就可以手牽手單好朋友

擁有清廉的政府跟安定的國際環境

而可憐的台灣人只配得到數十年的高壓統治還有惡鄰居


且讓我再唱一次

那首"飛吧,思念,乘著金色的翅膀



歌詞(意文):

 

Va, pensiero, sull'ale dorate;  飛吧,思念,乘著金色的翅膀;

va, ti posa sui clivi, sui colli,  飛吧,君臨山坡、山丘,

ove olezzano tepide e molli         那兒的土地芬芳溫馨柔和,

l'aure dolci del suolo natal!  是我們故鄉的土地聞起來的芳香!

Del Giordano le rive saluta,  問候約旦河的河岸,

di Sionne le torri atterrate...  以及錫安傾倒的高塔...

Oh mia patria s?bella e perduta!  喔!我的祖國是如此可愛和迷人!

Oh membranza si cara e fatal!  喔!如此親切又充滿絕望的回憶啊!

Arpa d'or dei fatidici vati,  訴說預言先知的黃色豎琴,

perche muta dal salice pendi?  為何你被掛在柳枝上緘默不語?

Le memorie nel petto raccendi,        再重新喚起我們胸中的回憶吧!

ci favella del tempo che fu!         訴說就是美好的時光

O simile di Solima ai fati  哦不忘耶路撒冷的命運

traggi un suono di crudo lamento,        弱無法傳送我們悲歡的聲息

o t'ispiri il Signore un concento          就請上主傾聽我們的悲歌

che ne infonda al patire virt?          灌住我們堅忍的勇氣吧!


作曲:義大利歌劇作曲家 朱塞佩·威爾第 (1813-1901)

威爾第支持當時的義大利獨立運動

讓我借用這首曲子,紀念我們悲慘的過去及未來...
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WEISS 的頭像
WEISS

[練習簿]

WEIS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aloke
  • 哈哈

    哈哈 總算可以留言啦

    搞不好之後你的blog迴響變得超popular喔!
  • 友善的小徐
  • 我人在國外就覺得特別有感觸,很多人在台灣根本不知道台灣的處境。
  • 歡迎小徐大駕光臨
    加油啊,未來你應該很可以為台灣的處境
    幫上一把~

    WEISS 於 2009/01/13 20:51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