校內好多系好多活動,聯合舞會啥的...luxy都包下來




只是都與我無關XD

延畢讓我跟這些活動脫節了

什麼XX系XX系聯合舞會的,去過一次

同學喲喝著就一起報了,主辦也是把桃園某間滿大的夜店包下來

後來再也沒參加過什麼類似的活動,雖然那次還認識了很不錯的朋友

還是覺得在那樣場合裡表現的總很不像自己,跳著奇怪舞步啊跟人搭訕...?

就不喜歡去了

看學弟妹很賣力的宣傳、賣票,討論要不要去

就會產生種奇異的隔閡(違和?)感

好像鳥從寒冷的高空飛過,望見地上人們的狂歡慶典

為了避免誤會,我得澄清上面這句話並不帶任何優越感一類的感覺

只是表達那種好像有一層玻璃把我包住似的感覺


作家亨利˙米勒在他的"北回歸線"一書裡

提到有次他找到份工作,報紙校稿員

他愛死了這份工作!每天的新聞,火災、謀殺、戰爭、瘟疫.....的消息

都從他手上經過

他可以冷冷的看著這那些靜靜從他眼底滑過

就好像住在個無菌室、一個安全的地方,一切與他無關

這世界的狗屁倒灶與我無關!多美妙!


我的感覺,最近生活的感覺與這有幾分相似...

最大的不同是,我的每天裡

還是離不開一堆狗屁倒灶

創作者介紹

[練習簿]

WEI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